当正义被权力压制时唯有反抗_腾讯新闻

当正义被权力压制时唯有反抗_腾讯新闻
引子:“我喜爱电影中的暗影,但生射中的暗影则否则,电影是电影,人生是人生——罗曼·波兰斯基语录” 《我控诉》是法国闻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又一部备受争议的著作,影片 改编自法国前史上闻名的冤案——“德雷福斯工作”,这段前史发作在闻名的“普法战役”之后,法国耻辱地向德国割地赔款,这对法国之后四十多年的前史造成了深入的形象,每逢经济与政局呈现动乱,民族主义热潮就会在法国昂首,这其中最明显便是反犹主义盛行。1894年,法国情报机构截获一份手写的函件,年青的犹太裔炮兵上尉德雷福斯被诬害为德军的特务,随后在极点民族主义的鼓动下,被法庭判处叛国罪而遭放逐,而新就任的情报部长皮卡尔经过查询发现德雷福斯是无辜的,在寻求本相的过程中触动了法国官僚系统的奶酪,因而被捕入狱。 影片正是在这样一个前史语境中,一方面挖苦了法国社会官僚系统糜烂丛生,以及种族歧视等现实问题,另一方面是导演波兰斯基想借影片表达本身遭受的不公平对待。 波兰斯基的电影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不论是之前的《钢琴师》仍是新作《我控诉》,他总是喜爱用幽暗的影调,低调式的布光,缓慢的节奏,开放式的结局来表达自己的价值观,在主题上他长于在电影发明中发掘人道之恶,批评人道之罪,还被业界称为“罪恶大师”。但是作为谋划拍照了七年的《我控诉》,波兰斯基曾揭穿谈了对影片主题的观点:“我很早就想拍照一部德雷福斯工作的电影,不是作为古装剧,而是特务故事,经过这种方法,人们能够了解其与当今世界正在发作的工作的相关性——对少量集体的虐待、安全偏执、隐秘军事法庭、失控的情报机构、掩盖本相的政府和疯狂媒体的现象。” 回到影片《我控诉》中,导演以情报工作者皮卡尔上校的视角来打开整个前史工作,用移动的开麦拉来发明扣人心弦的接连视觉场景,即便观众对这一段前史不行了解,却也能从影片开端后逐步进入这个前史情境中。皮卡尔上校作为军部的情报部长,从一开端不知本相时的服从命令,到后来为揭穿本相而变节军部,使得这个人物形象所具有的正义感在不同方面得到了立体的刻画,并且在揭穿本相的过程中也使影片充溢谍战元素。 此外,影片将十二年的前史时刻分为判定、密电、免除、决战、再次审判、被判无罪六个不同的时刻节点,以其镇定而又抑制的镜头记录着人物和工作,从一步步搜集各种依据到接二连三法庭审判,到对案子进程的碎片化呈现,如陈设一般,向观众展现着一个接一个发作的工作,使得影片具有一种靠近现实生活的质感。这种淡化戏曲抵触的叙事方法和气氛营建,坚持了对前史最实在的呈现,体现出导演波兰斯基对前史体裁的最大尊重。 全体上来看,影片仍旧连续了导演的一向发明风格,经过幽暗的布光和阴冷的色彩来暗喻法国社会官僚系统的糜烂和漆黑。尤其在影片最初关于德雷福斯掠夺军衔的呈现,乌云密布,冷色彩占有主导地位,军部内部空间呈现出一种暗淡的色彩,主角皮卡尔上校所在的情报处大楼内,在乌云的覆盖下显得愈加暗淡,体系下的压迫感使影片构成一种压抑的气氛,为叙事增加了张力。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光线通道的窗户成为一个重要的意象在影片中重复呈现,比方第一次是主角皮卡尔刚就任情报部职位时,想打开工作室的窗户却没有成功;第2次仍是没有打开工作室的窗户,密闭的工作室里暗淡的光线,再结合具有古典气味的工作桌,构成一种极具隐喻的戏曲张力,为之后皮卡尔揭穿本相过程中遭受各种栽赃埋下了伏笔。但是,在影片后半部分皮卡尔将本相彻底公之于众后,推开公寓的窗户,阳光将室内照的分外亮。再比方,当德雷福斯被放逐在恶魔岛的监狱里,导演经过调理窗户的景别,完成了从特写、全景、前景的过渡,不只告知了德雷福斯的生活环境,并且控诉了反犹主义者的无耻行径。 影片名为“我控诉”,那么导演在影片中终究控诉了什么?毫无疑问,波兰斯基经过对前史的再现,他控诉了官僚主义的专横糜烂,他控诉了反犹主义的盛行,他控诉了急进民族者的无知,也从另一个层面控诉了本身多年来饱尝言论批评和被污名化。在影片中,咱们看到当德雷福斯在广场上被掠夺军衔后当众侮辱时,周围的大众也附和着骂“叛徒”;当佐拉宣布打击社会蜕化,支撑德雷福斯无罪的文章时,无知的人们集合在一起反对;当皮卡尔前往法庭为佐拉作证时,不明事理的大众也在骂着“叛徒、混蛋”,而对真实的叛徒布瓦代弗尔将军却称誉“将军万岁”,导演经过穿插编排方法将两种不同的声响来回切换,无疑是在挖苦民众言论的暴力一面。 一影一话 谱人生真假 倶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西安修建科技大学戏曲与影视学 终南影话 电影小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